主页 > 会展服务 > 协会刊物 > 正文
《PPP最新政府和社会资本合作政策法规》

文章来源:创新委    发布时间2018-11-02 14:56:02

 


书名PPP最新政府和社会资本合作政策法规
定价:328.00元 
出版发行:中国经济出版社
出版日期:2018年7月

序言——新时代PPP之音
        PPP(Public-Private Partnership),又称PPP模式,即政府和社会资本合作,是公共基础设施中的一种项目运作模式。在该模式下,鼓励私营企业、民营资本与政府进行合作,参与公共基础设施的建设。
        按照这个广义概念,PPP是指政府公共部门与私营部门合作过程中,让非公共部门所掌握的资源参与提供公共产品和服务,从而实现合作各方达到比预期单独行动更为有利的结果。与BOT相比,狭义PPP的主要特点是,政府对项目中后期建设管理运营过程参与更深,企业对项目前期科研、立项等阶段参与更深。政府和企业都是全程参与,双方合作的时间更长,信息也更对称。
        PPP是Public-Private Partnership的英文首字母缩写,指在公共服务领域,政府采取竞争性方式选择具有投资、运营管理能力的社会资本,双方按照平等协商原则订立合同,由社会资本提供公共服务,政府依据公共服务绩效评价结果向社会资本支付对价。
        PPP是以市场竞争的方式提供服务,主要集中在纯公共领域、准公共领域。PPP不仅是一种融资手段,而且是一次体制机制变革
,涉及行政体制改革、财政体制改革、投融资体制改革。
        肇始自20世纪80年代的中国PPP,发展至今已有30余年光景,形成了中国PPP第一个大周期。按照市场上比较公认的中国PPP发展历程划分,这一大周期包含五个阶段:
        1984-1993年,以民间自发尝试为符号的萌芽期;
        1994-2002年,以国家计委试点为符号的探索期;
        2003-2008年,以市政公用事业特许经营为符号的小高潮期;
        2009-2013年,以“四万亿”计划为符号的低谷期;
        2014年至今,以PPP为符号的大高潮期。
        大高潮期内部,在短短四五年的时间里形成了一个小周期:2014年,核心政策了台+项目少量发起(符合预期);2015年,项目逐步发起+配套政策出台(符合预期);2016年,项目逐步落地+政策“打补丁”(市场热度超出预期);2017年,项目落地+规范政策出台(规范监管迟于预期);2018年,全面规范发展(大概率符合预期),
        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却双不那么完全一样
        历史 总是惊人的相似。在这个小周期中,PPP的发展似乎正在复刻大周期里那些有关“出生”“成长”“跳跃”“跌倒”和“再次跳跃”的故事。而开启了中国PPP新篇章的这一小周期如何结束,将在很大程度上决定未来几十年新的一轮对大周期会是什么模样。正国为如此,PPPers站在当下这个小 周期尚未终了的节点,都在关注未来PPP会不会“跌倒”,跌得重不重,跌了之后 能否快速爬起并继续勇敢地“再次跳跃”。
        历史 总是惊人的相似,却又不那么完全一样。尽管当前PPP处于严格监管的阴云之下,似有狠狠“跌倒”之虞,但在大高潮期开启的新篇章里,中国PPP已经拥有了成熟度远超任何一个历史阶段的基础条件。
        制约中国PPP发展的制度和能力短板逐渐补齐。尽管被千呼万唤的“顶层大法”PPP条例被 暂时搁置,一些关联制度的衔接性工作也尚未完成,但从中央到地方各级政府和相关部门出台了超过300项与PPP相关的政策法规,操作层面和规范层面的各项政策已经基本齐备。与此同时,市场素质也在改善的制度环境中得到了显著提升,主要参与者具备了快速学习并做出反应的能力。
        中国已经成为全球规模最大的单一PPP市场
        截至2018年1月31日,纳入全国PPP综合信息平台管理的项目(绝大多数为2014年以后发起的项目)数量达到14312个,项目规模共计19。26万亿元;以管理库口径统计,全国PPP入库项目数量达到7446个,项目规模共计11。35万亿元。作为对比,根据世界银行和PPIAF的统计,1990-2012年间我国PPP项目数量为1064个,项目规模为1993亿美元(尽管两组数据的统计口径不同,但在单位时间内PPP项目数量和规模上的数量级差异仍具说服力)。
        PPP模式在中国的应用范围大大扩展。从国家计委试点时期选取的自来水厂、电厂、公路、桥梁等项目,到市政公用事业特许经营时期126号令规范的城市供水、供气、供热、公共交通、污水处理、垃圾处理等行业,再到本轮PPP时期国家发改委确定的传统基础设施领域和财政部确定的公共服务领域,PPP模式的应用范围已经基本覆盖了全部政府负有提供责任且适宜由市场提供的公共产品和服务。
       如果PPP能够充分认知、尊重和利用好这些来之不易的基础条件,相信进入新时代的中国PPP不会那么容易复制“跌倒”的历史。
       中国经济未来五年的两大主线是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和防范系统性金融风险。PPP是公共产品和服务领域开展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重要载体之一,而其被“泛化滥用”所引起的政府隐性债务风险则是政府性债务领域防范系统性金融风险的重点之一。因此,2018年对于中国PPP来说是要做出关键选择的一年,接下来一两年的行业走势很有可能成为中国PPP发展的一个分水岭,戒急用忍方能行稳致远。

 

 叶宽
2018年4月


主编简介
       叶宽,男,汉族,宁夏彭阳人,1975年5月生,中共党员,中国青年博士联盟副秘书长,人民大学法学院法学博士,中国科学院研究生院工学博士,副研究员。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中国投资协会特色小镇项目组组长,中国城市发展联盟城市安全评审组专家,中国城市轨道交通协会PPP项目组副组长,双创工作促进委员会特色产业专家,全国农产品加工产业发展联盟示范基地标准化建设管理办公室评审专家,中国农业部绿色农业论坛专家组专家。著:《丝绸之路详解》《特色小镇简论》《马克思主义与中国共产党的革命实践——变革与坚持》《最新政府与社会资本合作(PPP)政府法规实用大全》。


主                编:叶   宽
副      主      编:陈勃夫  刘廷轩

编 委 会 主任:叶   宽  杨庆蔚  陆凯军   刘建华
编委会副主任:易   凉  何    建  徐成彬   夏爱民
编 委 会 委 员:(按姓氏笔画排序)
                           王上铭    王连喜    王朝建    卢雅萍    卢嘉祥    叶    岚
                           叶    宽    左国志    关克宇    刘    峰    刘    强    刘廷轩
                           刘俊华    刘道春    华国宇    孙    洁    孙平华    朱    江
                           朱力宇    何   建     张    杰    张长春    张虎林    张裕森
                           李    伟    杨开武    杨庆蔚    肖录生    苏    明    谷    林
                           陆凯军    陈勃夫    周    毅    宓世民    易    凉    欧阳范希
                           姜世吉    段    超    胡希宁    赵    磊    钟    春    钟兵华
                           夏爱民    徐    明    高    林    高选民    黄馨娴    程    燕
                           谢申龙    韩    杰    韩大元    魏利伟   

打印

 

关闭窗口